时光飞逝,时光也永驻。
【北极圈脑废料囤放场】
 

【袁哲】有的放矢

☆原作《士兵突击》//哨向au:哨兵袁朗x向导吴哲

☆紧接《无法抗拒(点我)》,是腻腻歪歪磨磨蹭蹭的小车车

☆私设、语病和ooc都属于我

☆祝食用愉快


【文字版挂了太多次,请看图片版】


如果又双叒叕404,请依旧私信QAQ

【废话后记】

庆祝一下自己终于考完试了!

题目原定《Hit me baby one more time》,灵感来自小甜甜布莱尼的一句歌词。写的过程中觉得有趣的就是开头部分一直在计算多少字以后“队长进去了”。很不容易的进去了之后,给他鼓了掌(不

给自己的主题词是“黏黏腻腻”,附加了微量dirty talk,自然而然的产出了,作为考后脑内放松,写的相当...

 

快进看了罗阳和梅英line,看完脑子里第一句就是“过分信任这种天分,不是人人都有的”。印象中弹幕里这句话的举例是时光和立宪,但这样看来,更像是梅英对小伙伴最深的怨念。毕竟小天使不远万里,可是最后到死都没有见到面……
不是249的本子,但竟然也是高武力(第一杀手)x高智商(虽然没考大学)这种组合模式。梅英几乎就是全身心信任罗阳了,即使自己三观很正,也愿意为了盆友两肋插刀。
太虐了。尤其是男主把小天使的死相给罗阳看那段……过分信任的缺失,所以吴哲对袁朗抱有很大疑问。但是梅英说了和罗阳永远朋友,所以袁朗应该能和吴哲常相守吧………至少不要再残再死人了QAQ

 

袁哲哨向au设定补充

√对袁哲哨向au,建立在一般设定基础上,很多原创的梗补上
√对《无法抗拒(点我)》《不足为惧(点我)》《有的放矢(点我)》的细节解释
√手机打字,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要问为什么两篇正文各自才4k还能生出这么多原创设定(摔

1.五折精神体小鹿瞪羚:在柴犬和羚羊类纠结后,为了配合机智勇敢的人设,所以选择了体型更小,角也比瞪羚小的濒危动物。
队长的精神体黑豹:首先是肤色,然后和演员那种略带危险,荷尔蒙四射的气场能够吻合。
鹿羚生活在沙漠,黑豹生活在热带雨林,不是一个生活圈的。虽然高等级哨兵难得,但是高等级向导更难找。所以会有“好白菜被猪拱”这句吐槽,高等级向导愿意下基层锻炼,然后被袁朗留住人还绑定的概率可以算...

 

【袁哲】不足为惧

☆原作《士兵突击》//哨向au:哨兵袁朗x向导吴哲

☆跟上一篇《无法抗拒(点我)》五毛钱的联系,其实本篇是碎片化的严肃文学(假的

☆私设、语病和ooc都属于我


1.

“教授,我还有问题。”


“请说。”


向导学院大学部军事系的一堂讲座接近尾声,客座教授按惯例留了时间给向导学生们提问。坐在前排的吴哲举起了手,在等了好几个问题后终于得到允许,看着自己的笔记上罗列的几个问题,最后合上本子,起身问:“教授,我想知道在您对于‘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是怎么看的?”


“哈哈。”台上头发花白的老向导忍不住笑出了声。...


 

复吸的时候看懂了这一幕
这是在告诉我该买台switch了👌🏻

 

【袁哲】无法抗拒

☆原作《士兵突击》//哨向au:哨兵袁朗x向导吴哲

☆有开小车车,私设、语病、进展慢和ooc都属于我

☆祝食用脆皮鸭文学愉快


1.

“哐——”


伴随着沉重摔门声的,是门锁里齿轮一圈一圈自动的咬合在一起的声响。短暂的嘈杂后,隔离室又陷入了平静。袁朗一手固定着扛在肩上湿淋淋的吴哲,一手夹着一个红色小包,迅速审视这一狭小的空间:一张单人行军床,一个狭小的盥洗台,一台循环播放白噪音的音响,除此之外只剩下四面还算干净的白色软包墙和飘着霉味的空气。当然,在战火纷飞的地区能申请到这么一处达到《国际哨兵向导基本人权宣言》要求的地方已然不容易。...


 

嬛嬛转的美妆总结

最近在重温嬛嬛转,看着看着被美人面,哦不,脸上的妆给勾去了……
不排除手机和眼睛有感人色差,如果不喜欢勿喷就是稍微总结一下,欢迎理性讨论,共同进步
部分具体的配图如果有时间再搞吧_(:3」∠)_

整体色调:人如淡菊!淡!
忌闪忌艳忌浓,宜大地、豆沙、红棕、红粉、粉紫、杏粉、粉橘等的配色,最浓的眼妆也是清淡挂。

1.底妆:奶油肌。色号自然偏黄,所以没有人假面。服帖。无瑕,人家底子各个好是真的,但是小叶子长了凸出来的痘痘遮不住,就没办法了

2.修容和高光:几乎没有,还是小脸底子好。奶油的自然光泽,而非大闪片或者波光粼粼的高光。鬓角修脸大法。不排除拿白一号深一号的粉底来做最自然的搭配。

3.眼影:哑光。无论是谁的...

 

狸猫狐狸
一萧一琴
高山流水
曲逢知己

 

【这就是他们的友谊】
如果说同框=结婚
肢体接触=同床
那么,四舍五入
这一定是两个男孩纸纯洁的友情∑( ̄□ ̄)

 

【接上:决战到天明的结局】
只见那血魔丁隐双目猩红,血管暴起,面目可怖,一时间地动山摇,恍如末日来临。再说那琴者肖奈不慌不忙,信手拨动琴音,说时迟,那时快,施展一个得意秘技捆仙锁,先将那魔皇的定身,再把他招数一一压制封死。几个暗藏深厚内力的音符劈过去,暂且劈晕了那作恶多端的魔修……
琴者接下来是要杀之而后快,还是要这么掳走血魔回去问罪?血魔真的无还手之力了吗?或者是能用昔日旧情博琴者宽恕?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ps.最后一句约定俗成的套话……不要相信,就是简单质朴的拼图看图说话作文,下文应该没有。
另附赠后三p“谁比谁气势强,谁比谁晕的美”(*ノ∀ノ)

1/2
1
 
2
 
© 森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