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时光也永驻。
【北极圈脑废料囤放场】
 

【袁哲】不足为惧

☆原作《士兵突击》//哨向au:哨兵袁朗x向导吴哲

☆跟上一篇《无法抗拒(点我)》五毛钱的联系,其实本篇是碎片化的严肃文学(假的

☆私设、语病和ooc都属于我

 

 

1.

“教授,我还有问题。”

 

“请说。”

 

向导学院大学部军事系的一堂讲座接近尾声,客座教授按惯例留了时间给向导学生们提问。坐在前排的吴哲举起了手,在等了好几个问题后终于得到允许,看着自己的笔记上罗列的几个问题,最后合上本子,起身问:“教授,我想知道在您对于‘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是怎么看的?”

 

“哈哈。”台上头发花白的老向导忍不住笑出了声。

 

吴哲的周围也传来了咯咯地笑声。于“哨兵”的态度,这几乎是向导觉醒初期高频出现的幼儿园级别问题了。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他明白自己在机会难得的讲座,提这么幼稚的发言简直暴殄天物,可还是忍不住。他纠结的皱着张包子脸,试图解释:“我是说,我们对于哨兵的了解更多的是停留在书本上。那,在您这么多年与哨兵打交道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书本上没有的感受?或者您在与‘哨兵’这个群体打交道时,有什么原则吗?”

 

同学们听完后都不笑了,跟着吴哲一样眼巴巴的看着客座教授等回答。因为向导一旦觉醒就会出于保护目的,被送进各地官方直属的向导学院,根据个人的年龄和能力分配到相应阶段和专业接受学习。在进入成年稳定期前,向导很难有与哨兵接触的机会。所以,对于纸上谈兵的向导学生来说,吴哲的问题还是问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我知道了。谢谢这位同学的问题。”老向导示意吴哲坐下:“然而我想说的是——书本上的文字在实际生活中,不足为据。”

 

台下一片哗然。

 

“大家放轻松。面对未来,不要给自己那么多压力。我从来都认为,哨兵与向导,只是如同男性与女性一样的分支。我们不是生来就差人一等的阶层,不是什么人的财产之一。我们同样可以享受权利,和必须履行义务,发挥向导的天赋保家卫国,享受与自己相容度高的哨兵交往……虽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偏见和危险,但是我认为在座各位的都能力应对。

 

“我保证未来的某一天你们会想起我的话,前提是你们没忘了我。”

 

2.

猝不及防的集合哨声划破了A大队基地的深夜,惊扰了无痕的春梦。

 

“我,伞兵……这我同屋,他学历邪乎。”

 

吴哲昨天才刚被一位属屠夫的中尉教官身心具虐了一通,突然紧急集合让他美梦破碎,手忙脚乱穿戴完毕,一时间还没有缓过劲来。他一边心里愤愤地鄙视这群摘除脑白质的变态们,一边听着同屋的哨兵舍友和他隔壁的陆战队出身的哨兵闲聊。参加A大队选拔的绝大多数是哨兵,但也有几个和他一样是向导。

 

  吹了集合哨,所有人和精神体站在队列中感受灰蒙蒙的清晨,却并不见教官的人影。很多人保持身体直立,眼睛平视前方,身旁的精神体却时刻警戒周围。当他们感受到墙角有黑影出现的一刹那,队伍被强大的气场迅速笼罩,顿时噤若寒蝉。

 

  等级压制。

 

  来者不善,等级不仅非常高,还将他哨兵的压制气场全开。毕竟都是各地选拔上来的尖兵,很多人及时地反应过来,调整精神力抑制臣服感的产生。等级高一些的哨兵和向导稍微能喘口气。等级低一些的人只能硬扛臣服感,五脏六腑被上下推挤,挤压间恍惚的以为脏器要压出汁来了。所幸这不是战场,队伍中也没有普通等级,如果有,可能精神域就会当场暴走,甚至崩溃。

 

“呼……”吴哲偷偷地长吁一口气。多亏了他的精神体小鹿瞪羚提前预警。他刚刚加固好意识云时,又发现来者的等级和他的差不多,所以没有太大反应。但是鉴于昨天睡前到现在除了抑制剂没有进食,人的精神头不好,胃里还是一阵阵难受的反酸。

 

未见其人,一头精神体黑豹先行踱步出了墙角,威风凛凛的昂着头颅,睥睨全场。随后一个人影从墙角也慢吞吞的出来。对于很多人还是陌生的袁朗不紧不慢地走到他们的面前,对后面拿着个计分板的教官说道:“在队伍里讲话,所有人扣两分。”

 

与此同时,袁朗撤走了等级压制。尽管这个人说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可所有人禁锢解除,纷纷松了一口气。

 

“讲一下规矩啊,做好事,没分加。”

 

黑豹走在袁朗前头,鬼魅般无声无息的游走在每一列间隔中。它像是在巡视每一个人和他的精神体,更像是主人嚣张态度的具象。似乎在它眼里,眼前这些人来到这里,却离真正归属于这里,尚有十万八千里距离。

 

“做错事,扣分。”

 

黑豹巡游到吴哲的这一列,在吴哲和鹿羚面前驻足。身旁的鹿羚面对天敌四肢蓄力,压低脑袋来突出头上的犄角,但又碍于列队中,无法尊崇求生本能的伺机逃跑。黑豹似乎很满意看到它这副紧张模样,放肆的在鹿羚和鹿羚主人周围转了一圈,甚至直接往吴哲腿上蹭。吴哲连现在连说话的人长什么样和叫什么都一无所知,却在垂眸的时候看清了他的精神体。黑豹有着一身极为油光水滑的皮草,温暖的体魄和矫健的肌肉。能把高维度的动物具象化到极尽逼真的程度,足以力证主人的精神力强大。

 

“一百个积分,扣完,打行李走人。”

 

袁朗从每一个人面前走过,语气挑衅。他隐隐地闻到一阵奶油香气,寻思着什么时候招了个女向导,然后就瞄到了黑豹的情况,眼神示意它不要多事。黑豹看到袁朗走过来后,收起准备呼上鹿羚后肢的前爪,吐舌头舔了舔嘴角,晃着尾巴继续队列巡游。袁朗朝着那边走去,他记得那张年轻气盛的脸,标准照下面配有一份华丽的履历表。吴哲的信息素味道,吴哲的履历,可能是他理想的兵,却不是袁朗喜欢的类型。

 

吴哲开始感到越来越不舒服,鼻尖和手掌心微微出汗,呼吸频率无端的加快……如果不知道这是连抑制剂都无法抵挡的,哨兵和向导高相容度的最直观表现,他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

 

平常心,平常心。吴哲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相容度高的哨兵,不过在错误的时间点遇到,出洋相的可能性太大了。还好昨天睡前吃了抑制剂,要不然现在自己可能会丢人的开始低热。他心算了一下还在药效保护时间之内,顿时心安不少。

 

  吴哲闻到了一种复杂深沉的味道攥紧了呼吸,区别于烟草气味,略微呛人,更像是皮革制品的味道。然后他看到那个哨兵停在他面前打量他。如同一个信息素扩散基站,对方不容忽视的存在感,迫使吴哲顺着方向看过去,漆黑的眼眸非常亮,有着和黑豹一样的坚毅锐利,剩下的全是些难以读懂的东西。

 

被看得略感烦躁的袁朗挪开目光,继续边走边威胁:“在接下来几个月,你们完全受我支配。你们没有提问题的权力,只有两字——服从。”

 

呵呵——服从?这与哨兵向导分支伊始的野蛮战争又有何区别?又将《国际哨兵向导基本人权宣言》置之何处?这人不仅没有脑白质,还犯狂躁症了吧?

 

吴哲压低声音愤愤地说:“我算是见识了。”

 

教官下达了长跑的命令。前面转向中的舍友没听清,回头问:“你说什么?”

 

回头看了一眼黑豹,发现黑豹的主人正盯着自己自己,气鼓鼓的吴哲指控道:“屠夫是个小人,他是个恶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恶人。”

 

3.

接下来的几个月,鹿羚的本能直觉预判精准。

 

比如,越野长跑时,它可以一往无前的发挥种族天赋,跑在精神体的上游队伍。而他体力欠佳的主人常驻队伍的末尾,时常被那头精神体黑豹特别关照——追着咬。

 

4.

 

如果问吴哲在A大队基地,最喜欢什么地方。

 

吴哲一定会说是他的小花圃。

 

因为基地未绑定的哨兵太多,所以为了照顾哨兵敏锐到脆弱的嗅觉,所有植被都选种的无特殊香味的,还得按规定修剪成对哨兵视觉科学有益的模样。而吴哲在确定加入老A时,就去申请了一片地来种花。这片花圃可以不必规整的,也可以有香气,一切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布置。吴哲最喜欢待在这里消磨不用被恶人支使和操练的时光。小花圃是他的对A大队最早产生归属感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精神寄托。

 

“嗷呜——”

 

吴哲坐在小马扎上坐拥“妻妾成群”,感受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撒在泥土上的白色石子,雅趣的颜色搭配,甜美的花香,停在花蕊上的粉蝶……他顺便还得把旁边那只扑小粉蝶的黑豹一起欣赏进去。黑豹阳光下皮毛柔顺的泛着光,故作烂漫的拿前爪扑腾的动作略显做作。

 

黑豹自从拥有了自己的精神体伴侣后,开始致力于借鉴同科动物的设定,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天真可爱的小黑猫,来讨好食草系哺乳类的伴侣。起初这一转变,让珍爱生命和热爱和平的全体老A惶恐不安,可不管怎么说温驯的精神体,也比狂躁症起来无差别攻击的好呀。于是想通了之后,大家纷纷修炼了装聋作哑的保命技能。由于之中还有个孩子没娘说来话长的故事,吴哲未能幸免,毕竟他现在和臭名昭著的恶人袁朗的绑定已既成事实了……

 

“哎呀~”

 

似乎有心戏弄黑豹的小粉蝶停在黑豹的鼻尖上,黑豹有些生气的爪子呼上去,扑了个空,尾巴一扫把围在小花圃边上的鹅卵石给击了出来。吴哲看着“咕噜咕噜”滚远的鹅卵石,那声“哎呀”喊得百转千回。

 

黑豹自知错误的去追回那颗逃逸的鹅卵石,滚到吴哲面前,耷拉着耳朵,垂着脑袋,小心翼翼管束好自己的四只爪子,显得局促不安。面对小媳妇似的黑豹,吴哲哭笑不得的拾起鹅卵石,批评:“玩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搞破坏。”

 

知道吴哲没有生气的黑豹,继续扮演小黑猫,讨好的蹭了上来。都说精神体是主人精神的具象,黑豹在厚脸皮方面跟哨兵本人真是一脉相承,天下无敌不要脸。无奈的吴哲决定赌上25米内手枪左右手不带瞄的威名,严肃制裁一下黑豹,于是他伸长手,屈起三个指头,食指对准黑豹,做了个手枪的姿势。

“啪!”

 

当吴哲伸手时,黑豹还满心期待他会摸摸自己。当被食指对准时,业务熟练的它就势猛地倒地,四肢蜷缩,肚皮朝上,脖子一歪,眼睛一闭——为吴哲带来老戏骨般精湛的装死演技。

绑定以后,吴哲经常和黑豹玩这种游戏。他笑着蹲下身,给黑豹的肚皮顺毛。当黑豹满足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时,吴哲注意到对面办公楼有人正在看这里。吴哲起身,仰视办公楼某一扇窗前的那个人。虽然背光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吴哲赌上两个人的精神纽带,那个恶人肯定现在在笑。

 

哎呀~脑补出袁朗一脸褶子坏笑的模样,吴哲又发出了长长的感叹,然后干脆利落抬手射击:“啪——”

 

“哈哈哈哈!”

 

吴哲发出了除暴安良的正义伙伴一般爽朗的笑声。看着人影配合的从窗口滑下去的那一刻,吴哲突然想起了大学客座教授的那句话。无论看过多少的理论,都不如实践得出自己的经验。但此时的他觉得,与其说是“不足为据”,不如说是“不足为惧”。

 

5.

公务缠身的袁朗走到窗边透气,一低头就看见自家的向导和自己的精神体在小花圃前玩耍。吴哲对于园林的痴迷程度,曾一度让袁朗疑惑他为什么没有再多去考一个园林相关学位。绑定过后,五感在向导的帮助下建立了精神屏障,能够像普通人和向导一样走近花圃时,袁朗才明白这片花圃为什么会成为吴哲意识云里的精神图景:虽然品种杂,高低错落,热烈肆意的生长,可在小范围内尊崇一定的章法。就像吴哲这个人的个性,坚持个人见解,也乐于接受改变,在一定范围内守序,却也有勇气的挑战权威。简单评价,这人是个宝,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喜欢!

 

  自从在海外出任务回来还顺便绑定了向导之后,袁朗的熟人或者同窗见到他都会挪揄他“哟,袁朗,听说你个土匪找到向导啦!还是个高材生,啧啧啧”。翻来覆去差不多个意思,还多半附赠一个“好白菜被猪拱”的心疼眼神……哼,谁有向导,好处谁知道?让这群人跟抑制剂过一辈子去吧,当猪就当猪。

 

黑豹生怕别人不知道它傻似的对着蝴蝶瞎扑腾。袁朗嫌弃的挪开眼神,看了一眼屋里安静蜷伏在他办公桌边,陪他一起工作的小鹿瞪羚。随后黑豹又在表演装死,没眼看的袁朗打算继续工作,却发现吴哲看了上来。那双充满活力与生气的圆眼看着这里,在思考着什么。紧接着就把对黑豹的那套照搬,大略的瞄准袁朗“开了一枪”。

 

袁朗爆发的求生欲,使他捂紧胸口,从窗户前滑落下去,滚回办公桌继续干活,顺手还摸了摸鹿羚的脑袋。

 

这种题目,答对,没分加。

 

答错,要命。

 

尽管热爱和平,珍爱生命,为了今夜的能吃上一口饱饭,为了永久的幸福,恶人必要时候得向更恶的势力低头……

 

 

 

 

【废话后记】

6.

  新来的南瓜:“队……队长他……”

  老A:“低头别看!”

  强烈的求生欲让那些注意到情况的老A们按着南瓜们的脑袋装小聋瞎。

 

 节日快乐!

 袁哲简直是我的“宛宛类卿”,宿命中无法逃脱的模式——

249都那么虐了,为什么还要写虐的呢?!看完了17年11月真人的拥抱糖,激情捡起键盘补些上一次写的没有尽兴的地方,很多细节的对应特别自我治愈(实际上也ooc到起飞(

 这一次听的是《this is me》,边听边给我想象中的五折斗争恶势力的勇气。如果说花圃是五折的精神家园,那狗西皮就是我的。虽然一直都在懒惰……

  感谢上一篇大家的红心蓝赞留言(鞠躬!

  最后,狗西皮真的能使人很快乐!

【原创设定彩蛋点我】

 
评论(14)
 
热度(62)
© 森菌|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