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时光也永驻。
【北极圈脑废料囤放场】
 

【袁哲】无法抗拒

☆原作《士兵突击》//哨向au:哨兵袁朗x向导吴哲

☆有开小车车,私设、语病、进展慢和ooc都属于我

☆祝食用脆皮鸭文学愉快

 

 

1.

“哐——”

 

伴随着沉重摔门声的,是门锁里齿轮一圈一圈自动的咬合在一起的声响。短暂的嘈杂后,隔离室又陷入了平静。袁朗一手固定着扛在肩上湿淋淋的吴哲,一手夹着一个红色小包,迅速审视这一狭小的空间:一张单人行军床,一个狭小的盥洗台,一台循环播放白噪音的音响,除此之外只剩下四面还算干净的白色软包墙和飘着霉味的空气。当然,在战火纷飞的地区能申请到这么一处达到《国际哨兵向导基本人权宣言》要求的地方已然不容易。

 

“嗷——” 

袁朗的精神体黑豹急躁的在主人的身侧打转,并时不时抬头看向主人肩头似乎已经悄无声息地人,发出短促不安的低吼。它记得那位向导的精神体是一头驯良漂亮的小鹿瞪羚,平时会对它警惕的抖耳朵,抗拒它的靠近。但是,现在黑豹不仅找不到精神体的踪影,甚至连鹿羚主人的气息都是波动的……

 

袁朗放下肩头的向导。吴哲一接触到行军床垫时,痛苦的蜷缩起来,双手举到额头,企图用手背那一点冰凉安抚自己脑内翻涌的意识云,收效甚微让他发出了绝望呻吟,随即又咬紧了牙关。

 

“吴哲……”

 

“吴哲,吴哲,你看着我,”袁朗双手托起吴哲的脑袋,看着他圆脸上的水和至始至终紧闭的双眼,低声哄道:“没事了,现在没事了,你安全了。”

 

半个小时以前,准备命令队伍撤退回协议停火地带的袁朗,突然接到技术兵吴哲单线的联系,内容是他在临时信号基地遭遇到了四个哨兵的精神和物理攻击,现在已经清除危险,但是意识云重度受损,并已经进入低热期。

 

而意识云受损,对于已绑定的向导可以寻求哨兵的安抚后可修复,可是对于未绑定的向导就需要进行在极短的时间内绑定,或者等崩溃后变成五感封闭的植物人。吴哲很清楚自己是未绑定的向导,无论在哪个年代或者国度都是香饽饽,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知道一个和他相容度过95%符合的哨兵就在附近……于是他拼尽最后一丝清醒发出了清晰明了的求救之后,静静等着不知道是队友,还是敌人来发现自己。

 

当袁朗和黑豹在一处山坳的积水里找到吴哲时,那个曾日常热爱与自己抬杠的向导正全身浸泡在冷水里,缓解低热和稀释自己的信息素,而山坳之下还有四具哨兵的尸体暴尸荒野。

 

黑豹带着倒刺的舌头舔过吴哲的脸,他没有睁开眼,微弱的喃喃:“队长,救我……”

 

平时那一张不拿话噎死对手不罢休的嘴喘着粗气一张一合,在继续昏迷中又补了一句:“队长,可不可以……绑定我……”

 

敏锐捕捉到这一句话的袁朗觉得自己的精神域像是被丢入了催化剂般剧烈沸腾,即使每一次出任务都会服用足量缓释剂,还是控制不了的陷入了低热烦躁。

 

【其余车轱辘部分点我】

 【图片备份点我】

【wb图片备份点我】

【全文备份点我】

【废话后记】

  热烈庆祝自己喜欢这么些年终于能有产出惹!(鼓掌

       背景音乐推荐《Kiss from a rose》,我反复循环来酝酿出来的写文情绪,也与文的走向也有关联。

  因为青山说不会再有安慰,所以在写的时候给了吴哲很多的安慰。

  因为连煮饺子都会有指南视频,所以结合应该也会有手把手的指南(被拖走

  可能会发布完再倒回来捉捉虫……吧。

下一次再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懒癌

 【原创设定彩蛋点我】


 
评论(18)
 
热度(47)
© 森菌|Powered by LOFTER